百货首页 生活资讯正文

从“打拐神器”到“禁毒教育神器”,阿里程序员用技术护“后浪”

“喂,你是工程师霍金吗……”

霍金(花名)是阿里巴巴的一名工程师。从2018年开始,他陆续接到很多找他的电话,电话那边可能是中小学的老师、家长,也可能是年纪很小的孩子。最多的时候,这样的电话一天有一两百个。

“早上叫醒我的不是梦想,而是各个学校的电话。”霍金说。

然而这些并不是骚扰电话,都是来咨询“青骄第二课堂”的使用问题,后者是阿里技术开发志愿者们为国家禁毒办开发的全国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数字化平台,让全国青少年都能接受到统一、标准、生动有趣的禁毒知识。

2017年,来自公安部禁毒局权威数据显示,中国吸毒人群最小的年龄是10岁,新型毒品无孔不入,它们对青少年群体的影响超出了一般家长的认知。阿里巴巴“团圆”技术志愿者们坐不住了,决定开发一款“互联网+禁毒”神器——“青骄第二课堂”。

截至目前,“青骄第二课堂”已覆盖全国21万所学校、8662万学生,开创了数字时代“互联网+禁毒”的新局面,被称为“禁毒教育神器”。

“青骄第二课堂”平台

日前,在国家禁毒办举行的全国禁毒工作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表彰仪式上,阿里巴巴“青骄第二课堂”项目组被评为全国禁毒工作先进集体,是唯一入选的企业。

“青骄第二课堂”项目负责人魏鸿(左五)作为代表领奖

“学生通过这个平台知道毒品是不能碰的,是非观建立起来,从小种在了心里,就知道拒绝诱惑。”一位老师在和霍金交流时说。

《2019世界毒品报告》显示,全球每年约有2.7亿人吸毒,近3500万人成瘾,近60万人直接死于毒品滥用。在禁毒教育的深入普及下,我国吸毒人数持续下降,截至2019年底,中国现有吸毒人员214.8万名,同比下降10.6%。其中,35岁以上109.5万名,占51%;18岁到35岁104.5万名,占48.7%;18岁以下7151名,占0.3%。全年新发现吸毒人员中青少年占比下降。

回想起当初开发禁毒平台的经历,“青骄第二课堂”志愿者千剑感触颇深。

千剑是阿里巴巴安全部的高级技术专家,4年前,千剑的同事们利用业余时间为公安部打拐办开发出了互联网打拐平台——“团圆”系统,儿童失踪信息在平台发布后,根据地理位置一键推送向近30个网友常用的APP,如今“团圆”系统已帮助找回4000多名走失儿童,被称为“打拐神器”。

看到互联网公益带来的改变,阿里志愿者们在了解:青少年禁毒教育缺乏统一的在线教育平台,他们思考能否为全国的学生搭建一个统一、标准的在线禁毒知识在线平台,尤其是帮助偏远地区的学生能随时了解最新的禁毒知识。

千剑的本职工作是负责欺诈治理相关的产品技术,日常工作中看到了比较多偏远地区的欺诈案例,他觉得欺诈和毒品有一定的相似性,一直想用技术改变这些,“欺诈和毒品有一定的相似性,宣导教育在这些问题的治理中可以起到非常好的作用,如果防骗、防毒意识能更强一些,本来可以避免,但是如何提高覆盖面一直是一个问题。互联网技术正好可以让禁毒教育惠及更多偏远地区的青少年。”

基于“团圆”系统的成功经验阿里云的云计算资源优势,千剑和十多名志愿者们用业余时间组建志愿者团队,紧急研发半年后上线“青骄第二课堂”。

打造过“团圆系统”的阿里志愿者们再次开发“青骄第二课堂”

“禁毒教育神器”要面对更大的是流量压力。“两年时间,用户从1个学校长成21万所学校,从1个学生到8660多万学生,流量一起来压力不比双11小。技术站在幕后,保护着21万所学校。”千剑说。

平台上线后,为了进行平台使用的相关培训,霍金前往全国各地的禁毒办和学校,他的电话也成为了各个学校老师、学生的“热线电话”。

在做“客服”的过程中,霍金还发现,咨询电话中很多来自欠发达地区,年龄大的老师、家长很多不会用智能软件,“爱管闲事”的他还继续当起了老师和家长们的智能软件小帮手,教老师、家长怎么上网。

“西部地区年纪大点老师,手把手教,比如从怎么下载钉钉,怎么登录,怎么扫码开始。还有的老师要统计学生信息,不会用excel,所以怎么使用office办公软件也要教一遍。”

虽然业余时间几乎都花在了这个平台上,但霍金说:“哪怕能帮到一个孩子了解禁毒知识,让他们成长的路上少掉入一个坑,也是十分有意义的。”


评论